第408章 识破(1 / 3)

到了此般境地,盛红衣忽然身心都宁静了。

不是平静,而是平静到极致的宁静。

她有一种终于等到结果的感觉。

原来是这位啊!

难怪是死劫呢!

她忽然就想起了曾经,她在一块记忆碎片之中隐约的看见过这人。

那人的一切都迷迷蒙蒙的,似被什么盖着,而今,也不知是时间久远还是犯了什么禁忌,盛红衣再去回想那人的脸发现就连记忆都模糊了。

如今,站在这里,看着面前的“守正”,盛红衣找到了相似之处。

他们的眼睛在这一刻重合了。

一样的幽暗不见底,似其中藏着吃人的恶兽,让人见之失魂……

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。

一个实力超越了魍原之人!

魍原是什么人?

曾经从青玄的只言片语之中,说过他是幽冥界之主这般类似的话。

便是这话兴许有些夸张,但盛红衣心中却明白,魍原的全盛时期,大约是代表了幽冥界的最强战力水准!

毕竟,魍原可是十殿阎罗都俯首称臣的存在。

这还只是他虚弱的不像话的时候。

便是这样,秦广王等人都没有离他而去。

如秦广王这等厉害人物,兴许魍原曾对他们有恩情,使得他们追随于他。

可恩情不是全部,厉害人物通常自傲,他们甘愿低头认主,必然是因为魍原有让他们低头的实力!

所以,眼面前这位会是什么人呢?

弄出衡芜鬼城这样的地方,就连隶属于神界的青龙冢都能让他操控在手里。

还有寻真真。

其实还有她吧。

盛红衣垂了垂眼,寻真真是她的某一个厉害前世费尽心力保下的。

而那个前世,自盛红衣得到的记忆片段之中,她其实清楚,那是一段神族记忆。

他不仅是衡芜鬼城的主子和守正的主人,这个“他”,是个神族。

而且是至今没有陨灭的神族?!

而无论是青玄、寻真真,甚至她盛红衣,便是曾经可能有神族的身份亦或者堪比神族的实力,到如今也都没了。

他们不是死了就是转世了,又能剩下什么呢?

她盛红衣如今不过是荒原大陆一个普通的修炼者,修为更不是顶尖的。

如何同这样的人抗衡?

心中将事情想了个囫囵,盛红衣面上并未表现出显着的害怕来。

她没说话,表情暂且看不出什么来。

“守正”又开口了。

实际上,盛红衣无论在这个世界如何,在他眼中,她跟脚下的蝼蚁确实没什么区别。

敌人太弱,“守正”似忽然有了聊天的兴致。

“知道是本尊,你就没什么想说的?”

“本尊是个心善的,容你在死前满足一下死前愿望。”

死前?

满足愿望?

这种伪善的话骗一骗初出茅庐的菜鸡还可以,骗她就实在是太小瞧她了?

大约是想自她嘴中掏出些什么吧?

这么说,面前这个假“守正”对她盛红衣的了解,其实是很片面的?

盛红衣心中暗忖,她开始寻思起“守正”到底知道她的事儿有多少。

“我……一个孤儿,因缘际会得了古修士的传承,如今一切都要没了,并无什么死前心愿。”

盛红衣一字一句,终于迸发出强烈到难以遮掩的恨意。

她眼神随之暗了暗,看起来有些暗自神伤又带着对“守正”的仇视。

“哦?倒是个可怜人呐,不过你的机缘确实是很逆天呢?可惜,未遇到良主啊?不过,你在幽冥界,同魍原几个关系不错,就没想过留在幽冥界吗?”

对方也不知信或者不信,他声音平静之中带着和善,循循善诱,看起来好像一位令人敬服的长辈。

“哼,你们幽冥界都不是好人。”

说到这里,她便不说了,眼神之中愤恨之意愈浓!

倒是很符合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。

年少才高,机缘和资质都不缺,更是不足百岁便成了元婴修士,她确实有自高自傲的资本。

可惜的是,却是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,就要铩羽,能不愤恨么?

不愤恨才不正常。

“守正”倒是不在意面前盛红衣的态度,毕竟这样的盛红衣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他看的觉得挺有趣。

至于她是什么人的转世,这点“守正”也猜到了。

这般的机缘,绝不可能是个普通人,她必然有一个不得了的前世或者是前世就有不得了的机缘。

而“守正”已是猜到她可能同谁有关了。

杀神罢了。

想不到,那个硬骨头死的不能再死了,还留了个后患在这儿。

若是亲眼见到她之前,他的心中已有八成肯定,那到了这会子听这个丫头说了些话,他基本笃定了。

就是杀神留下的后手。

这丫头到底是太年轻了,以至于留下了太多的痕迹。

她有焚邪,这足以说明大部分问题。

焚邪是杀神的本命剑,如何

最新小说: 从妖武世界开始的位面远征 浩界尊 开局成为魔女这档事 逍遥尘世子 一剑皆斩丶 仙道渡劫纪 钓仙 神焰水晶 魔王陛下 绝世高手